Αρηδ

闽行印象:狂放

 遍地土豪的武夷山

 (文/摄影:Αρηδ)

  辗转一圈进入了传说中的武夷山。这里的一切果然与安溪的寂寥完全截然不同,当然,很有种当年的安溪味道。
  记得当年去安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地的茶农家家户户都在建新房;而武夷人的心胸比他们大一点,这边的茶农不是在建新房,而是在建厂房、别墅与客房。
  我总觉得,这会不会是一个更具井喷特点的另一个安溪呢。这几年的武夷岩茶几乎在全面开花,除了本身最具名望的大红袍,这几年的传统的四大名枞另外三种肉桂、白鸡冠及铁罗汉也都全面开花,各个的名堂都打得响当当;另外还出了许多新的名枞,比如什么奇丹、丹桂、105、204之类的,各个都是狠角...

盂兰盆殇:鬼节说鬼话

 盂兰盆殇:鬼节说鬼话
(文:Αρηδ)

  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鬼节。今天的老黄历上说,冲羊,煞东;桑拓木行;癸不词讼,丑不冠带;天德,曲星,四相,天恩,技德宜趋;白虎中,归忌,受死,五鬼,小耗宜忌。


  七月半,佛教又称之为盂兰盆节。传说中该日地府放出全部鬼魂,民间普遍进行祭祀鬼魂的活动,道教在这一天强调孝道,而佛家则着重于为那些从阴间放出来的无主孤魂做普渡。这一天,整个儿是以祀鬼为中心的节日,为中国民间最大的鬼节。

  传说地宫掌管地狱之门,中元节这一天地宫打开地狱之门,是为地狱开门之日。已故的先人可回家团圆,因为是为鬼节。所以民间普设道场,放馒头给孤...

闽行印象:兴衰

     日渐寂静的茶都安溪

    (文/摄影:Αρηδ)

  茶都安溪似乎是近年来所有业界人们都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我见过它最全盛的年代,而今看着这个日渐寂静的茶都安溪,实在没办法不嘘唏几句。
  是不是因为太久没到茶都来了,所以一到茶都,我突然受不了这种寂静。也许是因为上次到茶都来的时候,刚好是茶都最红火的时代,加上那时候又是茶季,所以茶都的酒店几乎都是住满了的;记得那时候找一家酒店睡上一觉都要跑好几个地方,并且房价都是平时的几倍。

  印象最深的是满山遍野里都是从全国各地开过来的车,一上路都是一次车牌归属地的大复习。


  这次到茶都的时间是下午的三四点左右,路上几乎...

闽行印象:公路


 闽行印象:公路
(摄影/文:Αρηδ)

  公路电影一直带给我的美好的幻想。
  以前一直觉得,开车也许并不会很累,就算是之前一天跑个三四百公里,我也一直觉得还可以。

  或许是因为我曾经一直迷恋过的那些公路电影,或许是因为我追看了十年的《邪恶力量》里那种浓烈的公路电影味道,我一直觉得,等到有一天我终究会选择过一阵子这样的生活——驱车,四处奔忙,除了在简易旅馆里睡觉的时间,其它的时间我会一直在车上,然后一路前行。


  没有终点,只有前方。一直走,一直走,在任何一个加油站里加油,在任何一个路边的食肆里果腹,在任何一家旅馆前面停下稍做休息,然后继续上路。
 
  路无止境。...

亲爱的。请别为我哭泣。

我原来已经忘记了这种感觉——平躺在水里,连耳朵都淹没进去,只有眼睛和呼吸的鼻子。整个世界突然间安静下来,除了皮肤和水摩擦那种细腻的声响。眼睛所及,只有蓝天白云,还有偶尔撞进视野里的小鸟或飞虫。我突然想,假如有一天死去,我要这样子慢慢地沉下去——只有死寂般的安静;我最后看的那一眼这世界,只有蓝天、白云及飞鸟——也许我就会产生一种错觉——这世界依旧美好,那天空依旧清澈望不到边际,这世界上还有鸟儿,依旧自由自在地飞翔。

也许我会舍不得就这样离开。

只是当我从这水底浮上来的时候,我又听到了机器的轰鸣,我又看到水面上漂浮着的杂物,我看到了远处那条高耸入云的天桥上车水马龙的繁华……

那一刻,信仰刹那崩塌。

我游往...

江湖相忘

江湖相忘
(文:Αρηδ)


与其相濡与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

点一根烟,饮一杯酒。
完成了一个华丽的转身。

我看着你渐渐远去的背影;没有任何挽留。

我是被定格在记忆里那道美丽的风景。
我是被褪色了的艳丽。

豪门无盛宴。
冷酒残羹满桌。
残杯断盏终散去。

饮一杯,满腔悲壮。
再一杯,满心悲凉。

无力相濡与沫。
只得相忘于江湖。

2014-06-25;记2014世界杯意大利告别赛

不眠夜里的怀旧哀思

 不眠夜里的怀旧哀思
(文:Αρηδ)

  力所而不能及,是为不自量;而一个看似也许可触及却依旧遥不可及的渴望,或许可称为是妄念。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当我终究沦陷进某种妄念里无力自拔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我不过也是那“自扰之”的芸芸“庸人”之一。  说好的超凡脱俗呢,说好的卓而不群呢。  徒生许多无名愁;空思量,华发满头。  少年逝。
      ——火神纪·《少年逝》

  写字一直写到今天,我终于明白,我一直所信奉的所谓“事无不可对人言”其实不过只是我一路一厢情愿的念想。当这所谓的“事”还仅限于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我也许还能有种“君子坦荡荡”的快意恩仇;...

早茶

陌客将至。
仅一托溺水。
仅一钵春秋。

壶里有乾坤。杯中有弓剑。
茶自醉人,醉意起。

自见千军万马掩杀来。
杯弓剑影醉缠绵。

我自杯壶中寻醉意。
罢酒弄清茶。

茶醉人客归。
无酒亦欢。

小盏大碗皆入腹。气吞山河。
浓妆淡抹不相宜。醉卧高床。

茶家无人来掌酒。
轻颦浅笑,梨涡展。

红袖断,妆容散。
云雨欲来邪,玉体无力。

涤尽三千烦恼。
茶淡去,客不归。

相对虽无言,相见欢。
解甲不归田,廉颇虽老,饭否不问。

罢。罢罢罢。
罢了罢了。噫。

早茶尽,风雨去。
奈何奈何奈若何。
无将无功成,万骨皆枯。

2014-05-21

梦邂徽州

梦邂徽州

(文:Αρηδ)

【窥】



房门 紧锁
门外如是杂乱 毫无章法

是谁 在半夜里敲响了房门
惊起 梦中二人

暗角有微光 有暗影轻伏
又是谁人在窥 那夜半春光



【旧时光】


不残垣 无断壁
是谁 忘却了时光斑驳

是谁 在墙上
刻画了回忆里暗陌笑颜

留在了墙上的暗影
只是被定格了的伤感
无力突围


【祭】


是谁把你藏在了这里

我抱着你 守着你一缕芳魂
未散

送你去彼岸

别怕 我美好的青春年华
我还记得 那年夏天半夜里的邂逅
我还记得 那长发飞舞的旧梦

虽说 如今已是四散飘零

我记得
所有如繁花绽放的悲情
所有如盛夜妖娆的幽叹


【春梦】


一夜无眠
半晌 春光无限
是谁 惊悚了我的残夜

难得一朝烈日当...

点一根烟,燃起酒精炉,架起铜铫,洗净砂壶,大碗茶。

抚摸一下每天在茶盘上守望着我的大貅,看一集已经追了九年的美剧……我觉得,这是一天劳作之后应得的些许奖赏。

我爱我的独处时光,无人惊扰,暗夜独怜。

风,骤雨阵阵,车水马龙穿梭。

口舌尽,絮叨完。
半日奔波,终偷得半晌闲暇。

安坐堂前,煮水烹茶。
看汝窑龟裂如画,抚砂壶细腻似水。

涤一钵白叶,品壶里春秋。

东边日头,西边雨。
道是无情,还有情。

还是坚持把心经给抄了下来。

看着朋友圈里越来越多人开始提笔写字又拍照上传,真心高兴呀。
现在的电脑手机和平板几乎都让我们忘记了早年提着笔在纸上书写的感觉了。

前阵子宝哥哥说我是一个潮人,我汗颜呀,其实我是一个反潮流的人。
除了我,现在还有谁身上会随身带着两枝风格迥异的钢笔;除了我,现在还有多少人喜欢戴着手表。

我喜欢很多对我而言颇为奢侈的随身物品,不是因为我贪慕虚荣,而是我觉得我其实活得挺不容易的,所以只要用得起的,尤其是经常用的,我为何不用好一点。
虽说也许不算是享受,但至少别再自己买刑具给自己施虐不是。

好好善待自己,不也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吗;在有限的条件下给自己更好的物质生活,不也是我们青年一代...

手写日记·第伍捌章:写给女儿小羲的信

写给小羲的信:爸爸年少轻狂的那些事

(文:Αρηδ)


夜。风雨飘零。

在你身边轻躺下。


听着你轻柔而绵密的呼吸。

枕着你甜蜜沁人气息。抱着你娇小身躯。安然入睡。


风雨虽飘零。

无关你;无关我;无关你我。


半夜风雨骤;树影皆婆娑。

我室虽陋,眠一宵静谧安详。


窗外鸟鸣惊了春梦,竟是夜无眠。

夜深。夜醉人。

只是春梦碎,夜已逝。


诉无尽衷肠。
 诉不尽。衷肠断了残梦。
 

斜风细雨腻缠绵,一夜无殇。
春宵梦醒何处,半晌偷无欢。

半盏残酒讨君笑。

玉体模陈羞无裳,梨花带泪诉衷肠。

轻嗟慢叹哀声怨。郎心似铁薄...

雨景

斜风细雨腻缠绵,一夜无殇。

春宵梦醒何处,半晌偷无欢。

半盏残酒讨君笑。
玉体模陈羞无裳,梨花带泪诉衷肠。

轻嗟慢叹哀声怨。
郎心似铁薄幸情。

Phoebe日记・小羲唱起伤红豆


Phoebe日记·小羲唱起伤红豆

 (文:Αρηδ)

唱一曲红豆,吟一曲红豆。
都说此物最相思。
伤有尽殇,情无尽。
吟唱无力诉衷肠,红豆釜中泣。

都说此物最相思。
唱不响红豆,吟无声红豆。
红豆釜中泣,吟诗无力,衷肠何处诉哀鸣。

雏鸟夜半轻啼血,云寒雨冷,景色凄清。
窗前无明月,何处共婵娟。

都诉相思。
轻唱浅吟皆红豆。
伤红豆。哀红豆。泣红豆。殇红豆。伤无殇。
红豆釜中泣,我在釜前泣。——火神纪·《煮豆者说》

  最近一直以来,关于小羲的种种,我总觉得用微博或者朋友圈的更新就足以记录下来了;以至于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什么文字了。昨天晚上,我终于觉得——原来微博或者朋友圈那...

晚安,2013;早安,2014

 晚安,2013;早安,2014
(文:Αρηδ)

  我曾亲手造了一座高峰;然后,我在顶峰处又建了一座城邦。

  我是城邦之主,我占山为王;我筑了坚固的城墙,然后,我站在城墙之上,淡漠地俯瞰着我统治下的所有子民。

  后来,我出了城;八面楚歌响。

  乌骓逝;虞姬哭。虽说无颜再见江东父老,自刎寻无天子剑。

  撽械。出城。怆惶如丧家之犬。  我走过我亲手筑造的那个城邦;抚着城墙哭。  我的王冠,却戴在了谁人的荣耀之上。  我只是亡了国邦的落魄王侯;听着商女唱,轻叹着,
乐不思蜀地。
  ——火神纪·《楚王归》

  夜夜思君不见君。生为帝王奴;拼尽血骨,博无君...

寒半夜,独坐堂中望


寒半夜,独坐堂中望
(摄影/图文:Αρηδ)

寒夜。围炉。烹三杯清茶。半盏下咽。
残风。牙月。树影婆娑剪思愁。


问知音。何处有琴抚。

独坐堂中央。
望断天井外。不见良人来。

黯暗暗黯夜。
寒而又有风吹。吹不醒春梦一场。

寒半夜。烹三杯清茶。
围火炉。无半盏下咽。
听窗外有声低泣。哭尽哀肠断。
问何处。清瑟高扬。谁人抚琴和。

独坐堂中。
望不断天涯路遥遥。苦候。
良人不来。

君笑痴狂。春梦缠绵。
笑君。非知痴狂,怎懂缠绵。

慕君自有凌云志。慕君自有剑屐蓑。
独走天涯路。

风残了月牙。
树影婆娑。剪不断怨怨情思。

2013-12-14;癸巳蛇年甲子冬月甲寅十二凌晨完稿。

今天下午,半小时的思索

我开始感觉到一种失望 
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凉 
或者说是厌倦 

睡眠的欲望如此强烈 
以至于我开始分不清现在的自己 
是否依旧还在如此清醒地活着 

点烟 燃烧 烟雾弥漫 
直到一切都被化作了灰烬 
我躺下 在被窝深处翻来覆去 
然后又再一次起身 
重新开始点烟时那个弯曲手指的动作 

生活如此日复一日地逐渐流逝 
我在百无聊奈的这个时候 
寂寥 轻浮地思索着一些无聊的东西 
比如厌倦 

我在那些络驿不绝却总看不清楚的脸孔上 
看见一些苍白无力的笑脸 
不知道为什么...

IOS7之后……

 
  为何手贱呀,Ipad3升了IOS7,本来想着上了IOS7可以得到IWORK免费套件,结果终究还是杯具了。传说中的免费午餐竟然只是新机器才有的特权,而原来我用得挺顺手的两个五笔输入法也从此永别了。试过了用修改字库的方法来实现五笔输入,结果机器永远不停地卡顿,而那个传说中的完美字库出来的那些字看起来也十分的吊诡。于是重刷了固件,但是依旧只能是新固件,现在打字非要开个FIT的写字板,写完之后再复制粘贴。杯具杯具呀。还没上IOS7的同志们,手机可以玩玩,Ipad还是要慎重呀。
  总是想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次误还以为天上掉馅饼的天真活泼果然又一次证实了这个不二的法则。越狱的大神...

允子请辞……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小鱼,你和我实在有太多的不相同了,以至于已经没有办法沟通了……我实在无言。 
  曾经我把多愁当成我的事业,为了这个事业我甚至用了N天的时间苦苦哀求男爵也来多愁,人我是求来了,你又给赶走了……我实在无言。 
   
  我现在感觉很愧对男爵,也愧对你……相当无言。 
   
  这次我不会像上次那样删自己的贴……过去的都过去了,算了,让其去吧。一直无言。 
   
  也许并没有谁对谁错,你有你的理念我也有我的理念。为朋友一诺我必须负责到底的,我怀念GRD,男爵,老秋,飞猫,甚至两只猫在多愁的日子,我也怀念和你...

自剖Ⅰ·爱情篇

自剖Ⅰ·爱情篇

(文:Αρηδ)

  很久以前看过徐志摩的自剖,那时候曾经想过写关于自己的一些东西,然而最后却不曾动笔,也许那时候还年轻,并不懂得如何完全地把自己给剖析开来,于是最后不曾动笔。中间倒不曾停止过思索,究竟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直等到今天才有这种勇气来写这篇东西。也许以前不敢写是因为我不敢把自己最丑陋的东西给写出来。毕竟人对别人做到客观已经不容易了,何况对自己客观。 

  这篇东西也许我会写得很长,因为我希望自己能比较全面地写出一个自己来,也比较残酷地把自己给肢解开来。我不奢望自己能写得很客观,不过写的过程中我应该会记得,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而写的整个过程中我...

 七夕。醉落魄。
(图文/摄影:Αρηδ)

醉登蓬莱境。
举杯邀,仙人来。

杯空盏清人未醉。
仰天长啸,满胸悲壮情。

头重脚浮人轻佻。
笑问牧童,杏花村边酒何在。
牧童无答,遥指西去落日笑我痴。

古音糜糜。
唱不尽心绪,满胸愁怅。

只听得那旋律缠绕,如迷宫繁复。
身在其中,走不出困惑。

蓬莱有仙人,我说只羡鸳鸯。
我在凡间想蓬莱,他在蓬莱想人间。

千苦绝唱无数。
我吟我唱;吟唱不尽辛酸苦泪。

帝女花带泪上香,驸马盔坟墓收藏。
只是,我的长平公主却在哪里。
只是,我的世显附马又在哪里。

空怀一腔悲悯。
笔醮哀怨。
写一页悲欢离合。

仰天长笑疯癫客;看不穿千古情爱。
徒有悲壮满胸志;回眸,却无知音半牙。

披荆斩棘终无悔;抛命断头酬知己。...

 闺怨沉沉,沉几许
(图文:Αρηδ)


夜夜思君不见君。
独坐到天明。

长泪湿满襟。

望穿天涯路。
路有尽头。
思无邪。

秋风不至。
九伏夜尽天明亮。
秋风依旧不至。

妾,独守空闺。
树影婆娑,彻夜哀怨声。
君在何处,安歇。

长泪湿。湿满襟。
夜夜思君。不见君。
妾自独坐。了天明。

暗霾散尽。
妾哀思。缠绵不去。

残灯断盏苟喘息。
遥想当年贱妾初妆,门庭常若市。

朱颜未改,君心何所在。
晤君一面思三年,今日已非昔时。

夜半挑灯窥桃花。
桃花依旧,挑灯窥花人已去。

夜夜思君不见。君,
妾自独坐了。天已明。
长泪湿湿。湿满襟。
独守空闺一夜。

哀思一笺。
遥寄当年。
君在侧,笑面如春。

秋风。终究不至。
落叶何所归。
妾身虽在,心思归去。
奈何秋风终究,终...

这些天来

这些天来

(文:αρηδ)


我用一种莫有的安然 

看着前面所有一切事情的发生 

我安份 不是因为我是一个踏实的人 
只是因为我不得不如此 

我用一种自恋 
去换取另一种莫有的信念 
然后 用一种坚信去寻求自生的道路 

有时候 我不知道我是在堕落中永生 
或是在寻求永生的歧路上 堕落 
我似乎触摸到一种上升飞跃的快感 
似乎 仅仅只是似乎 
         ——题记 

1.冬天,落叶,树干以及遐思 


腐朽着的一个冬天 安寂 
似...

坐看堂前车水
静听寂夜风雨

我在恶世,五浊来扰
末法之法,在于这恶浊气中,偶有灵思

君子当善养浩然正气
而后
诸邪不侵

夜坐堂前,斜风细雨。

我抬头望
对面小楼栏前有人,细颤饮泣

我说夜色迷离,望断天涯。

那夜风情不解,
常轻狂自命

殇伊人,已是两世为人。
泪透湿枕币。

2013-07-13

手写日记•第䦉章

2013-01-26;02:30。

金庸大人在他杜撰那部强大的《九阳真经》里写过: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归大江。我在想,这是多高的一种境界呢。

事情缘于JHH长辈突然间无来由的一场类似于诟病似的批判,是不是因为没能伤害到我所以转而去伤害那些我所尊重并深爱的人们呢,进而达到伤害我的目的呢。

我突然就想到了金庸大侠以及他在《九阳真经》里写过的这几句心诀,只是我挺奇怪的是,为何他说了那么大阵仗的一场,我的内心几乎是没有半点波澜呢。是不是因为年纪渐长了,所以几乎不再那么轻易地被他人所左右了呢。

岁月流逝是件挺奇怪的事,我们在时光的年轮上徘徊辗转,然后等到了某一个点上回首时却似乎感觉我们从来不...

夜半拾女

半夜凌晨十二点半,一比小羲还小的小女孩赤着双脚哭声凄厉从门前飘过,走在大马路中间,一边哭一边喊着爷爷。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着是不是小孩顽皮不听话所以大人跟在她后面让一次性她哭个够呢。走出去一看,她身后竟然没有哪着大人,一条路上几乎一个行人都没有。
周围的商户几乎都跑出来,先把小女孩拦了下来不让她乱冲乱撞,然后开始问小女孩记不记得家里电话,她说记得。有好心人拿出手机让她打回家,她又打不出个所以然。
问她认不认得路,她说在前面的那个桥上,她父母在做点小买卖。于是又有好心人把她送了回去。众人商量着如果过去了没能长到她的亲属,这样半夜三更的,还是打电话报警吧。
好在,最终在众人的帮助下找到了她的爸妈。这可怕...

2013年5月13日。到茶山里去。那么辛苦爬了上山,怎能不拍照留念呢。

  2013年5月13日,到茶山里去。在路上。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运动了,所以这个小小的山路爬得我的老胳膊老腿都快散架了。好在,第二天似乎没什么感觉。
  终于明白了“望山跑死马”的真正意义。明明就在眼前,可是我们非得绕上一大圈,转来兜去许久……

  2013年5月13日,到茶山里去。这组相片是当前岭头单枞白叶的最古老的几棵茶树的留影。传说中第一代的母树已经在剪枝去栽培这几棵第二代的单枞树后彻底地枯死了。如今这几棵第二代,树龄在五十几年以上。真不知道去彩摘它的头春新叶来制出来的茶,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味道。

  树干上已经布满了青苔。岁月留痕,几十年的风雨飘摇,留给我们今人的东西,其实已经不太多了。

  好在,现在茶叶都非常贵了,所以这几棵仅存的第二代茶树都将得到很好的保护;没有人会再来残害这些天赐的珍品了。

© Αρηδ | Powered by LOFTER